A A A

关闭
<返回
距离开展 -
扫码关注老博会

第11届2017中国国际福祉博览会暨中国国际康复博览会观众预登记通道,将于2017年5月开启,
敬请期待。如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电话: +86 (0)20 8989 9605/8989 9600,
邮箱:CRCinfo@polycn.com

新闻中心

展位申请 观众预登记

养老金“南水北调”引热议,你们怎么看?

行业动态 2019年01月25日

前言

  养老金,可以说是很多老人的“救命钱”。随着老龄化的日益加剧,养老金够不够发,成了全社会关心的问题。

  最近,有专家建议尽快提升养老金统筹机制,用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建议一提出,马上引起了热议,你怎么看?


  1月2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占总人口的11.9%。

  这其中,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总量比上一年增加了859万人,占比提高了0.6个百分点。其中,65岁以上人口比上一年增加827万,占比提高了0.5个百分点。

  老龄化加剧+专家建议养老金“南水北调”,这两点事关民生的热点话题,一下子就把养老金问题再次推向了风口浪尖。

  针对东北养老金不够发的问题,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前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提出:

  减税要有配套改革,必须赶快把标准缴费率、尤其是最主要的基本养老金缴费率往下调。落实到具体,应尽快把全社会基本养老的统筹机制提升,把原来分散的至少好几十个蓄水池,合到一起以后,它的整合补给功能会马上提高, 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就可以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缴费率就有下调空间。

  言论一出,网友可是炸开了锅。有网友表示不赞同:
养老金“南水北调”

  有网友则担心,这不是根本的解决措施。之后南方养老金不够了,怎么办?
养老金“南水北调”

  还有网友提出,应该将北方的养老金标准降下来:
养老金“南水北调”

  调侃归调侃,网友们的热议,可以看出人们对养老金问题的重视:辛辛苦苦交几十年的养老金,到底最后够不够我们的基本养老?

养老金收不抵支的地区不断增多

  养老金到底够不够发呢?

  2019年1月,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表示,2018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近5万亿元,规模还是可观的,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基金结余平均可以满足17个月的支付,能够保证按时足额发放。


养老金“南水北调”

  但是,未来养老金的收支平衡的压力将加大。2018年1月,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显示,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每年的当期结余总额(当年度基金收入与基金支出的差)将出现先升后降的变化,从2018年的2776.6亿元一直增加到2020年的3291.2亿元,然后开始持续下降,到2022年降至2803.6亿元。但是,在不考虑财政补贴的情况下,2018年当期结余为-2561.5亿元,到2022年为-5335.8亿元。

  其中,从一些省份的具体情况看,养老金的收支失衡的问题已经出现。

  在2016年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数量从上一年的6个增至7个,而2014年只有3个省份收不抵支,收不抵支地区的数量在不断增加。

  人社部社保管理中心编制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养老金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有7个,分别为黑龙江、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其中黑龙江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为负232亿元。

  其他6个省份累计结余虽尚未穿底,但是,穿底的风险巨大。比如辽宁,2017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总收入1863.2亿元,总支出2207亿元,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仅为572.8亿元。记者查阅发现,辽宁2015年末累计结余1170.79亿元,2016年末累计结余916.7亿元,如果以此收不抵支的情况发展下去,在一两年内,辽宁的累计结余也必然会穿底。

  相对而言,广东、北京等省、市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金额较大,其中仅广东的累计结存规模就达到7000多亿元。

养老金全国统筹势在必行

  多年前,行业内围绕养老金“借富济贫”的建议已经展开过讨论,一位行业内专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当时讨论的时候,一些结余较多的省份反对声比较多,同时,行业内也担忧一旦拿结余省份的资金给资金不足的省份,会降低地方收取养老金的积极性,可能会导致一些地方为了招商引资等故意降低养老金的收缴比例。

  该专家认为,在平衡各地养老金收支失衡的问题时,既要让地方有足额征缴的积极性,又要防止资金不足的地区萌生机会主义的想法,等着中央财政兜底。


养老金“南水北调”

  为解决各省份养老金结存不平衡的问题,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成为重要手段,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包括要深化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在加快省级统筹的基础上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

  实际上,作为全国统筹的第一步,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已率先建立。2018年6月,国务院向外公布了《国务院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决定从2018年7月1日起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文件明确,地方上解比例从3%起步,采取人均定额的方式进行拨付,离退休人员多的省份将获得更多的调剂金。

  但是,建立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并不是意味着有收支缺口的省份可以“躺着伸手要钱”,国务院明确,省级政府承担确保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和弥补基金缺口的主体责任。中央政府在下达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和拨付中央调剂基金后,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缺口由地方政府承担。

  同时,该制度对于征缴也有制度上的激励,计算上解资金采用的上解工资基数和人数,不受各地实际征缴收入的影响,各地经过努力多征缴的基金,可以留在本省份使用,体现了对扩面征缴工作到位的地方的鼓励。

当事人回应:不是无偿调水

  针对网络上的热议,1月22日,贾康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在回应中,他提出:

  1、我国企业员工缴纳的基本养老金早就有“统筹”,这不是个人想不想交钱的问题,实情是已一直在交。

  2、这个统筹体系的突出问题是缴费标准高(世界范围内几乎为最高),而统筹层次低,最多只做到省级统筹(近年刚有一点儿“中央调剂金”)。缴费多、统筹层次低(“蓄水池”小而分散)两者之间,存在着互为消长的内在联系,是应当克服的局限性和弊病。

  3、不论怎样统筹,是在市级、省级,还是提升到全国,缴费者在退休后领取时的受益标准(领到多少钱)都是要按规则执行、受法律保证的,并不因为我所倡议的“蓄水池升级,使南方滚存结余可调到东北解燃眉之急”而改变。每位具体的养老金领取人,拿到的这份钱仍是按法定标准,既不会多,也不会少。

  4、统筹层级不同,差别只在于:大家缴费共同形成的“蓄水池”,其“共济”功能高低不同,如统筹到全国,共济功能最高——马上会表现出来的好处,是国家规定的每个人缴费的标准,将因此有望调低,这就可以变成实实在在的企业与员工的“减负”了。

  5、如只说广东,在省内统筹的情况下,蓄水池内的钱也肯定是要调剂使用的,比如蛇口职工交的钱如入了蓄水池,便可能调到韶关用,这与我说的广东人缴的费,调到东北用,是同一种机制,只是范围和功能强弱之别。不同时间段上,“共济”机制起作用时,资金调剂的走向,会随各地劳动人口与退休人口比重的相对变化而有所改变。关键在于,这个蓄水池中,始终要有足够用的“水”(所以也应积极考虑以国有资产收益等来补充)。

  6、这种调剂使用,并不是“借”与“还”的关系,是以共同基金,于动态中如何保证所有参与者(缴费人)达到需使用年龄(退休时),能满足其领取领取标准的问题。

  7、调剂使用,也更不是“无偿调拨”的关系。把“统筹”中的资金调剂功能,错误理解为“拿南方的利益无偿给北方”,“自己账上有余钱就被要求支援隔壁老王”,是没弄明白“从蓄水池中轮流取水用水”与“无偿调水”的根本区别。

  8、我这个提升“统筹层级”的建议,与“以国有企业资产收益支持社会保障体系运转”的建议,并不发生矛盾,两者都被中央文件所肯定,可以、也应当同时使用,相辅相成。

  对于养老金“南水北调”这一提议,大家有什么看法?



第六届中国国际老龄产业博览会将于2019年10月31日-11月2日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隆重举行,期待与您相见。
更多2019老博会信息请咨询:
电话:+86 (0)20 8930 8909 王小姐
邮箱:wangziwen@jinhanfair.com